×

货主登录

登录
媒体报道

货运行业欲复制“快的”模式

 

    眼下,补贴大战中的专车、打车行业渐成红海,一款专注同城货运的O2O打车软件“1号货的”近日获得A轮千万元融资。其创始人刘闻波表示,这是一款同城货运智能O2O平台,整合闲置货车实时位置、发布货主的实时货运需求信息,让货车跟货主直接对话。


    ●南方日报记者 彭琳 实习生 郑荣


    故事


    二度瞄准移动互联网风口


    “1号货的”创始人兼CEO刘闻波自警局辞职后曾三度创业,后两次都瞄准了移动互联网市场,他还清晰地记得雷军说过,“站在台风口,一头猪都能飞起来。”

    2012年,从公务员系统辞职下海的刘闻波先是经营一家广告公司。他发现,传统行业市场正在迅速萎缩。“即使一年做几千万元的量,也赚不到什么钱,因为三角债长期存在。”


     2013年初,当移动互联网浪潮席卷而来时,刘闻波萌生了做一款专车服务APP“车大哥”的想法。在警局工作时,刘闻波曾被派去航站楼派出所做便衣打击,这段经历让他发现了“黑车泛滥,黄牛从中牟取暴利”的社会现象,更从中嗅到了商机。


    “但当车大哥准备立项时,我才发现滴滴打车每天的补贴已经是几千万元了。”面对门槛如此高的创业项目,他的计划只能搁浅,“对市场以及竞争对手研究不足,有关部门经常查封车辆,法律风险太大。”


     一个偶然的机会,让刘闻波想到了做“1号货的”。“一天,公司行政人员跟我诉苦,说大热天出去找货车司机拉货非常困难。”刘闻波听闻后,百度搜索并亲自打电话叫司机,但都被拒绝了,“要么时间不匹配,要么地点不匹配,最快的办法就是直接跑到天桥底、工厂周边、批发市场周边找车。”


    刘闻波灵光一闪:专车既然已是一片红海,如果从其他角度做同样的事情会怎么样呢?既然找货车有困难,从货车这方面入手能不能做呢?第二天中午,刘闻波便请了七个司机一起专门研究小货车司机在日常开展业务过程中的痛点,而这些调研结果,也成为后来开发“1号货的”APP的系统需求参考。

    2014年7月份,“1号货的”项目正式启动。战略初定之后,刘闻波开始成立创业团队。“第一要做技术的人才,我找到了在北京做软件开发的同学,”后来,刘闻波又找到了在三一物流担任华北、东北分公司总经理的高中同学,3个人共同创业。

     据了解,广东文化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投资总经理李希找到刘闻波谈项目,“基本上当场就敲定了投资意向,但那时产品还没有出来,只在手机上进行演示。”在这种情况下,刘闻波拿到第一轮的天使投资。


     模式


    同城货运界的“滴滴快的”


    “1号货的”的诞生恰好戳中了同城货运行业的痛点。在司机与货主两方面的调查结果中,刘闻波发现,货运行业存在信息不平衡,货主和司机的信息严重不对称的问题。


    “司机方面,没有获取客源的渠道,很多货车司机天天在桥底下趴着。”刘闻波分析,司机日常的等待也万分无奈,其实他的内心是煎熬的,没有订单也没有办法。而对货主来说,旁边明明五百米之外就停着好多辆货车,但是你不知道哪个司机有空,哪个司机没有空。


    “位置信息不对称、双方平时的供求关系不平衡,淡季、旺季的差异大,这个市场痛点恰好是移动互联网能够解决的问题。”刘闻波这样告诉记者。


    相对竞争激烈的个人打车专车市场,同城货运的市场前景还是一片蓝海。“据官方数据统计,2013年的中国物流成本是10.2万亿元,占GDP的18%,我们判断同城物流成本会超过1万亿元,就是说我们面对的市场空间是1万亿元。”刘闻波解释道,事实上中国有3000多万辆货车,只有300多万出租车。目前出租车释放出的价值,我们通过滴滴打车就可以看得到,而货车是出租车的十几倍。


    刘闻波表示,“1号货的”不是做物流的,不是拉货的,“1号货的”本质是一个找货车的工具。需要人工干预的合同物流不符合现在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趋势,它是会死掉的,“批发市场那种中小商户才是我们最重要的客户。”


    市场部企划经理张明波举了一个例子,接触过白云区司机彭师傅,当初正因为货主经济状况差,订单下滑。后加入“1号货的”后情况好转。“司机能否通过这种方式来改善自身的业务状况,主要看司机本身在这个平台投入多少。”


    展望


    借大数据瞄准更大市场


    “1号货的”APP自2014年11月上线以来,版本更新了许多次。“在‘1号货的’APP的制作过程中,会遇到频繁变更的需求,此时就需要快速更新版本,我们学习国外小团队小步快跑的运作方式,把不同的需求、问题分列出来,规划优先级,逐个解决。”产品经理方岱表示。


    关于“1号货的”的市场增长情况,刘闻波表示,6月份跟5月份相比,订单的增长大概是300%,7月份估计还会增长300%。当前“1号货的”APP货主端用户数和司机端用户数的比例大概是10:1。现已开设广州、深圳、天津三个市场,一个城市大概拥有四五十万小货车司机。


    “从后台统计数据来看,成交的客单单价越来越小,这是好现象,”他解释道,以前司机们一天只能接到一两单,因此他们比较愿意接单价高、路程远的单。现在五公里的订单司机也愿意接,因为他确保了目的地也能接到回程单。


    而在司机补贴方面,刘闻波认为,补贴在“2B”的产品里面一定不是最核心的东西,服务与效率才是核心。其他竞争对手如58到家速运,也是通过面对面、一对一这种方式去开发客户。对B端的补贴,不会根本性地影响整个市场格局。


    目前,“1号货的”已开设广州、深圳、天津三个市场,7月8日正式启动覆盖十个城市计划,同时计划在10月份拓展30个城市。刘闻波表示,在未来一年之内不允许团队思考怎么赚钱的事情。


    谈及对未来的构想,刘闻波告诉记者,“1号货的”或将打造成为“两端大数据应用+二手货车的交易平台”。“1号货的”掌握了两端的资源,第一端是中国3000万货车司机,第二端是数千万的中小企业。“当我把这两端的数据都拿到的时候,我就能使用数据赚钱了。比如小货车的后服务市场、二手货车的交易平台,未来或许就是一个亿级市场。”


    抓住同城物流痛点


    首次接触“1号货的”,当时整个项目都还没开始,团队就只有刘闻波一人带着创业PPT路演。但和很多创业者不一样,他不只是强调理想创意,而抓到一个比较好的点切入创业市场,就是同城货运。


    在商业模式方面,互联网行业有一个错误观点。创业者说不讲盈利模式,其实是在某阶段上不考虑,暂时通过免费的形式来培育客户,而不是没有盈利模式。可能是一年以后收,可能是两年以后收,甚至五年以后收。任何一个投资对企业估值都是用“未来现金流量折算法”,折算为现在估值


    为什么要投资这个项目呢?首先,因为它能创造价值;第二,我认为它的切入点比现有的类似的都好;第三,看中刘闻波这个团队。


     投项目核心是看人,其次是看项目。首先,我要确认这个团队是否靠谱,有没有足够的学习能力,执行力是否强大,有没有分享精神,遵不遵守契约精神等等。刘闻波是比较典型的南方型创业者,比较务实,执行力很强,竞争力也不错。


    投资另外一点很重要的是,看产品能不能真正满足用户的服务痛点,给用户创造价值。在O2O行业,最核心的关键点是用户服务和体验是不是足够好。当你把用户服务做到极致,那么你也抢占了市场余地。


     ——广东文化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投资总监李希



 

qq客服

1号货的

关注微信公众号

客户服务热线

400-6080-110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