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货主登录

登录
媒体报道

从UBer到“1号货的”,打破垄断的搅局者

     2015-07-13 简成英、殷妮 酷公司


     每当提及Uber的创始人卡拉尼克,媒体总爱称之为改变世界的混蛋、强盗般的坏小子,以展现其强大而又迷人的破坏力。


     来源:《酷公司》记者:简成英、殷妮


    与uber的强大魅力相同,““1号货的””的核心竞争力也是在于敢打破垄断,重新建立游戏规则和社会秩序,在货车领域实现动态及时、科学、信息对称的共享经济,但与因开发下载盗版音乐的软件、逃税两次收到法院传票的卡拉尼克不同,“1号货的”创始人刘闻波2012年辞职创业之前,在公安系统工作,代表的是出面惩罚坏小子的那一方。


    一边打击黑车,一边打黑车


    “白云机场有两个派出所,其中一个派出所叫北区派出所,辖区是除了航站楼以外其它的地方,基本都是物流园。”刘闻波告诉《酷公司》记者,当时他还是北区派出所的一名片区民警,最早也是因此接触到物流行业。


    后来,刘闻波被派去航站楼派出所,最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打击黑车。

一边打击黑车,但另一边自己也有不得已要坐黑车的时候,例如人在外地出差,那时候也没有打车软件,实在不到车,只好联系黑车,刘闻波回忆说:“这很矛盾,但也令我意识到,这确实是一个有需求痛点的市场。”


    刘闻波后来了解到,黄牛黑车通过专人运作,手下大都有二十几个司机随时调动,在机场拉一个客,从广州到珠海,六百块钱,司机拿三百,黄牛也抽一半。


    “黑车赚钱,所以他们会愿意冒特别大的风险去干这个事情,司机只负责开车,专门有一帮人负责拉客。这帮人还形成了很多帮派,比如湖南帮,湛江帮等,特别拼命,一帮女孩子,哪怕怀着小孩,也从栏杆那里翻过来,帮他老公一起拉客。”刘闻波告诉《酷公司》记者:


    “这帮拉客的被抓进派出所,出来以后还会继续做黑车。为什么?因为抓一次,没收车,但是只要两个月没抓他,车的本钱就回来了。”


    再后来,刘闻波辞掉公职,全身心投入自己兼职运营已久的广告公司。2013年,刘闻波突然萌生一个想法,“能不能做一个移动互联网手机端的专车服务?”

    当时广告公司业务基本稳定,且传统行业很容易触到天花板,于是刘闻波决定把广告公司这块先放下来,每个月只参加一次会议,全心全意在移动互联网中寻找机会。

    研究了大半年,刘闻波发现滴滴打车每天的补贴已经是几千万的量级了,面对门槛如此高的创业成本,刘闻波决定放弃。

    逃离红海,切入货车市场

    转眼到了2014年,一次偶然的谈话让刘闻波嗅到了搁置已久的专车项目机会:公司一个20岁出头、做行政的女孩跟刘闻波诉苦,说大热天出去找货车司机拉货,辛苦不说,还被那些打着赤膊的司机们恶意调侃。

    刘闻波觉得很意外,便问那个行政小姑娘,为什么不上网找,打电话联系就好了?

    刘闻波接着演示了一次,上网百度查找,一大堆货车司机电话信息全出来了,然后他亲自打电话试了一下,结果打十个电话有九个司机说不行,要么时间不匹配,要么地点不匹配,最终,最快的办法还是直接跑到天桥底、工厂周边、批发市场周边找车。

    这个事情一下子触动了刘闻波:“货车司机一般文化素质较低,天气热大多都是光着膀子,一个小姑娘被调戏也是在所难免。专车既然已是一片红海,鲜血淋漓,那从货车角度切入会怎么样呢?”

    说干就干,当天刘闻波就打电话给黄埔区一个开物流公司的朋友,帮忙介绍认识几个司机朋友,请他们喝茶吃饭聊天,调研市场,探讨小货车司机在日常开展业务过程中的各种痛点。

    官方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的整个中国物流成本是10.2万亿元,占到整个GDP的18%,在10.2万亿的物流成本里,刘闻波判断同城物流成本会超过1万亿元。

    刘闻波对《酷公司》记者表示:“中国有三千多万辆货车,只有三百多万出租车。目前出租车释放出的价值,我们通过滴滴打车、uber已经可以看得到,而货车是出租车的十倍,三百万对三千万,有无穷的想象空间。”

    对接供需,半年获得三轮融资

    刘闻波回忆起自己早年在物流园区附近做片警时,接到报案最多的就是货物丢失,主要原因在于两方面:第一是货车司机内部作案,第二是机场的搬运人员作案。所以,“1号货的”除了要解决找车难、找车贵的问题,还必须解决货物安全问题,要制定出一套标准稳定、安全高效的服务管控流程。

    “1号货的”APP 2014年11月上线,截止目前,已在广州、深圳、天津三个城市打开市场,每个城市大概拥有四、五十万小货车司机,货主端和司机端用户数的比例大概是10:1。半年时间,“1号货的”已经拿到三轮融资,估值翻了超过10倍。

    2015年7月10日,“1号货的”宣布获得数千万A轮融资,由巴菲特午餐竞拍胜出者、天神互动CEO朱晔领投,真顺资本跟投。

    这是“1号货的”在180天内获得的第三轮融资,正如凯文凯利(KK)所言:使用权大于所有权,用户不再需要购买一款昂贵的产品,例如汽车、房屋、甚至是LV的包包,只需要在需要使用它的时候随时购买、租借其服务即可,共享经济模式已经成为投资人普遍看好的投资领域。

    拿到投资,“1号货的”也开启了向武汉、成都、福州等全国10个城市进军的计划。刘闻波告诉《酷公司》记者:“以后,中国三千多万的货车司机可以躺在家里床上,用手机接完单再出去,而不需要天天躲在桥底下斗地主。同城货运O2O可以做到150亿美金,‘1号货的’连接的两端,除了三千万的货车司机,还有千千万万的中小企业,面对的是企业级的服务需求。”

    北京天神互动CEO朱晔表示,他个人比较喜欢“1号货的”的服务切入点,为司机创造价值、提高效率,也将提升整个行业的服务质量:

    以前,司机没接到订单就在原地玩牌,有了‘1号货的’,可以合理对接供需两端,充分把司机的工作积极性调动起来。其次,以前货车司机有一单做一单,不需要服务态度很好,反正第二单给谁做他也不知道。用了‘1号货的’,商家认为你做得好,以后就会固定找你,这样货车司机就可以得到稳定的客户,他就有意愿去提升服务品质。”


 

qq客服

1号货的

关注微信公众号

客户服务热线

400-6080-110

在线客服